当前位置 > 行业资讯 > 培训认证
关于民俗作品的创作

 ——浅谈我是如何创作东北民俗作品的  

      作为一位陶艺、泥塑工作者,多年来,我一直在挖掘和创作东北民俗类的泥塑和陶艺作品。根据多年的实践,谈一下在创作东北民俗类陶艺、泥塑的体会吧。也是一次总结,供专家、同仁批评指正。

      根据我多年来在深入生活过程中,逐渐了解到东北一些传统民俗活动逐年在减少,有的已经消失,有的已经失传。能用泥塑和陶艺表现出来的也不多见。特别是一些东北民俗活动中用的工具,服饰等物件已经不多见了,或根本就没有了。有些活动虽然留存下来,但活动的形式,方法也发生了很大变化。已经失去了本来面目,就象现在过年一样,没有年味了。因此,要想创作一件本来面目的东北民俗类作品,是比较困难的,尤其是年轻的陶艺、泥塑家去创作更困难。

      作为一位民俗类泥塑、陶艺工作者,责无旁贷的要去挖掘、创作这类作品。东北民俗活动大多在改革开放或往前推移到五六十年代之前,是比较盛行的,随着社会的进步,科技的发展和改革开放,有的逐渐被淘汰,有的自消自灭。

       如在没有实现农业机械化前,农村一到春天播有的场面特点壮观,场面很大。如播种谷子,走在最前面的是起垄的,牵牲口人,接着牛马等牲口,其次是弯勾犁、扶犁人。接着是踩格子(即把起的垄踩成一行有脚印的深坑,以便保存湿度)的队伍,多达三人以上。再接下来便是身背“怀播”的播种人,一手握着播种箱,一手握着一根棍,接连不断的敲打播种箱,使种子均匀播在格子里,再以后分别是合垄的弯勾梨队伍,压滚子的(牵驴人、驴和滚子)将垄压实。这里提到的“怀播”随着播种机的出现,现在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。

        再如过去渔民一到冬天到天然的湖泊、沼泽打冰眼捕鱼,改革开放后,湖泊、沼泽都被承包了,打冰眼捕鱼这项活动也已经消失了,打冰眼捕鱼的工具也没了。在过去一到冬天,牧民放羊、渔民打鱼、车老板子赶车(东北管赶车的人叫车老板子),他们身上穿的无布面料的光板羊皮大衣、羊皮裤子、狗皮帽子,脚上穿的牛皮靰拉(牛皮自制的皮鞋),还有这些人身上带的烟荷包,各式各样的烟袋。随着改革开放、科技进步,随着人们生活的提高,和随着这些活动的消失而逐渐消失了。

       创作离不开生活,离不开实际。民俗作品的创作更离不开生活,更离不开实际,作为陶艺、泥塑工作者,要想创作出好的民俗作品来,有条件的就要深入民俗活动地区,参于当地的民俗活动。因为民俗作品都是有特色的,有个性的东西,只有深入下去,才能体会到民俗活动的特色,体会到民俗活动的意义,才能了解民俗活动的历史渊源,才能了解民俗活动的过程、工具、道具、服饰。甚至每个动作,加上自己的灵感和艺术感染力,才能创作出好的民俗作品来。

    当然,有些民俗作品已经消失,甚至工具、道具、服饰都已经没有了,要想创作这类作品就要深入民俗活动地区走访、座谈,了解活动内容。寻找工具、道具、服饰,必要时让上了年纪的老人演示,找不到的工具还可以请农村中上了年纪的能工巧匠制作,这当然需要一定的费用的,也可以根据讲述的内容到当地的民俗收藏家寻找观看。总之,只有获得第一手资料,才能去创作出好作品。

我的一件描述东北渔民冬季捕鱼的陶艺作品“冬捕”如图1


2013年初创作,并当年8月份获得全国金凤凰奖,龙江赛区银奖)这件作品从渔民的服饰到用的工具,都再现了五六十年代以前渔民冬季打冰眼捕鱼的情景。通过渔民的服饰、捕鱼工具、捕鱼的大小、多少,渔民面部表情,从而证实了北大荒的一句名言“棒打狍子,瓢舀鱼,野鸡飞到饭锅里”的说法。

       “冬捕”之所以能够顺利创作出来,一条重要原因,冬季打冰眼捕鱼是我亲身经历了,亲身体验了。那个时代,我就生活在东北农村边远地区(当地人俗称“沟里”即离城市比较远的偏僻山村),当时虽然只有八、九岁,一到冬天,当地人习惯“猫冬”(没什么农活动在家休息)到了三九天,临近年根,就跟着大人们去泡子、沼泽地打冰眼捕鱼,把捕鱼工具、冰穿、超捞子(捞鱼用的网具)、木欣(类似铁锹)麻袋装到爬犁上用人拉着去捕鱼。大人、小孩基本上都穿羊皮大衣、皮裤、脚穿牛皮靰拉(一种自制的牛皮鞋),头戴狗眼帽子,手上戴羊皮手闷子(带毛羊皮做的只有两个指头的手套)。

      如果找的地方好,当天打的鱼都拉不回来,第二天再往回拉。

       当时用的捕鱼工具都是自制的,几乎都是木制品,如木欣(类似铁锹)捞鱼用的超捞子是用柞木树叉,经为烤制做成。网是用细麻绳结成的,冰穿除头部是铁制外,其余全是柞木做成,陶艺“冬捕”再现了这些工具和服饰。

      深入生活,体验民俗,是创作的源泉。这件作品在几次的展出中都获得观众的好评,“观众在留言中写到:看完作品,令人心潮起伏。真实的生活,维妙维肖的作品。让我感动,让我流泪,感谢作者的辛勤劳动,为世人带来无穷的遐想。

       只有认真的深入生活,才能创作出生动,富有艺术感染力的作品,作品才能源于生活,高于生活,作品才能受观众欢迎。

       在创作东北民俗类泥塑及陶艺作品,对作品中的人物了解是很重要的,如陶艺“秋收之后”图2


是描写一位东北农村女性老人背着小孙子,秋收后在地里捡拾豆粒的情景。这件作品其实很普通,但在展出中最受欢迎(此作品作为东北民俗系列作品和“冬捕”同时获银奖)。

      这件作品要想表现东北民俗味是比较难的,我是如何去创作这件作品中的呢?我把过去东北老年女性的特点都集中到一个人身上。过去纯东北农村满族和汉族山东移民较多,一般女人个子都较高,脸盘较大,脚也大。老年女性面部都饱经沧桑,有很多皱纹。穿的大襟上衣,大裤腿的裤子,脚穿圆口布鞋,头梳疙瘩揪。这样去雕塑就体现了原始北大荒味了,加上背上背着小孙子,去捡拾豆粒就富有感染力了。在展出中,很多观众看了这件作品,很激动,如河北省的一位观众打来电话(因为在展台上放了名片),心情激动地说:看了“秋收之后”感动的流泪了,想起河北老家母亲来了。还有一位观众在留言簿中写到:文博会作品“秋收之后”表达了秋天收获之后一位老奶奶,背着孩子在地里捡豆粒,看了这个作品,我的眼睛湿润了,让我触景生情,回乙起小时候跟奶奶在农村生活的情景。

       在民俗类人物雕塑,除了注重面部表情外,还要注重人物的特征,对人物的特征进行夸大,以增加艺术感染力,既有真实的一面,又有夸大的一面。一个时代造就了一个时代的人物,如我的粗陶作品“母亲”图3

 

这件作品以我母亲为原形,塑造了那个时代母亲的形象,一个寒冷的冬夜,母亲在昏暗的煤油灯下,怀中抱着吃奶的孩子,在给大一点的孩子缝补棉衣,再现那个时代母亲的形象。

       那个年代冬季女人就是一身厚厚臃肿的棉衣。一般只有穿到春节前才将棉衣拆洗后,连夜重新做好过年穿。作品描述了母亲白天干了一天活,夜里又在给孩子缝补棉衣,也累了、困了,慢慢的进入梦乡。

       创作民俗类陶艺、泥塑作品,还有一点很重要,即要想表现的部分一定要突出出来,否则观众看后不知道主题是什么,要一目了然。如我创作的“赶集”图4

 

重要突出过去东北农村女人用的大烟袋,早先年东北农村女人用的烟袋,烟荷包是比较特殊,是很有讲究的。最长的烟袋是一米多长乌木杆做的,大姑娘用的烟荷包是缎面绣花的,一般都栓在烟袋上,在烟袋上可以上下滑动,以便装烟方便。女人外出常把烟袋握在手里,要做活时就把烟袋、烟荷包挎在肩上。作品“赶集”就是描写东北大姑娘赶集卖东西的场面,再现了东北八大怪之一“大姑娘叨着大烟袋”的情景。

        创作民俗类作品还有重要一条,不能只在皮毛上下功夫,要去研究其内涵的东西,灵魂的东西。不能只获得第一手资料,就照葫芦画瓢,即使创作出来了也是表面的东西、皮毛的东西。在创作过程中往往因为一个动作或一个眼神,或整体结构的调整,就能提高作品内涵。如我在粗陶“母亲”创作过程中,几次调整“母亲”脚的位置,最后将脚紧紧蜷缩在母亲的棉裤底下取暖,从而描述了那个时代寒冷的艰苦条件,更增添了母亲的平凡和伟大,给作品增添了艺术感染力。

       再如“秋收之后”中老人捡拾几个豆粒,其实北大荒人即使秋天捡地,只是捡拾整棵豆子,很少捡拾豆粒,之所以这样去处理,体现了棵粒归仓的精神,体现了老人爱惜每一粒粮食。

用泥塑、陶艺要表现民俗类作品的皮毛东西并不难,难的是提高作品内涵和灵魂,这就要对民俗类的活动要深入研究。要从源头开始,中间是如何演变的,去研究一些民俗活动的动作细节,了解研究清楚了,有了积淀,胸有成竹了,创作才能得心应手,作品才能受观众欢迎。

作者: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工艺美术协会 庄善深    

 【下一页】关闭】  
友情链接:渤海靺鞨绣 满绣坊 墨龙轩文化艺术传播 俄罗斯画家创作基地 源霖漆木工艺 牡丹江师范学院 黑龙江林业职业技术学院 牡丹江大学  更多...
黑ICP备12003064号 地址:牡丹江市光华街81号 -- 乘车路线:乘1路、5路、20路公交车,在人民公园北门下车 技术支持:牡丹江艺通